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南师学生动态

南老师著作编译团队访谈纪录

时间:2018-04-13  来源:南怀瑾文教基金会  作者:

编者:2018年3月17-18日,“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”系列活动,在上海恒南书院举行。本次活动由南怀瑾文教基金会、南怀瑾学术研究会、恒南书院、江村市隐主办,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、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、浙商总会、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协办,恒南书院承办。

本文系3月18日下午纪念活动上的“南师著作外文版新书发布暨编者、译者、出版者代表访谈专场”的文字记录,经作者审定,授权南怀瑾文教基金会、南怀瑾学术研究会、恒南书院发表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 

南师著作外文版新书发布
编者、译者、出版者代表访谈专场

 

活动视频:http://www.shixiu.net/fjyy/qt/146.html

 

视频文字如下:

主持人(崔德众):

各位来宾、朋友们、同学们,我们的系列纪念活动继续开始。有请史原朋先生、孙涵女士、宋灿文先生、纪雅云女士、牟炼女士到台上来。

我们的新书发布以及座谈活动,现在进行,首先向各位来宾、同学们、朋友们,发布几条,南师著作继续加快传播的好消息。第一条,国熙兄刚才已经替我宣布过了,那就是《云山万里——南怀瑾先生墨宝集》,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了,可以满足大家详细地赏玩南师墨宝的心愿了;第二条,最近日文版的《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》、《人生的起点和终站》已经由日本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了。由此想起,大概2013年,有我们李想同学,主导翻译出版日文版的《论语别裁》。截至目前,日文版的南老师翻译著作,已经有三本了。我得到的数据是这样。第三条,就是英文版的《论语别裁》、以及日文版的《孔子和他的弟子们》,不久也将出版发行了。所以,南老师百年诞辰纪念的时候,老师的著作,开始加速向世界范围传播开去。在此我们祝愿,未来会有更多中外文版的书籍面世。

文以载道,思想传播最重要的,就是久远流传的著作了。在这个著作流传的过程中,有很多人起到了巨大的作用,做出了重要的贡献。我给大家介绍身边的几位,

第一位是史原朋先生,欢迎您!史原朋先生是最早把简体版引进大陆的,帮助最多的一位好朋友。

第二位是孙涵女士,她是东方出版社的总编辑。她是我们大陆简体合法出版商的代表。

第三位是著名韩国翻译家宋灿文先生,迄今已经将南师著作《论语别裁》,《庄子諵譁》,《楞严大义今释》等八种,以及《呼吸法门》等关联著作三本,翻译为韩文版并在韩国出版。

下一位是一位老同学,纪雅云女士,是美国翻译家。她是南师著作《金刚经说什么》的英文版翻译者,同时也是《论语别裁》英文版的翻译者之一。老师在香港期间最重要的三个英文翻译同学:一个是纪雅云女士,一个是赵海英女士,还有一个是彭嘉恒先生。

接下来大家都很熟悉了,我们的同学牟炼女士。(鼓掌)我们这次活动商定的,以后老师身边的工作人员,对外的确定称谓十个字,叫做“南老师办公室工作人员”。(众笑)牟炼同学从现在开始,固定的称谓。她是作为老师身后,著作传播整理的小组代表坐在这里。

 

那么提到老师的著作、著述翻译整理出版,有一个人是必须要提的,那就是现年98岁的刘雨虹先生。刘雨虹先生1969年从师,大家算一下到今年多少年?50年整。几十年来,他一直担任着老师著作的总编辑这个角色,因为老师出版的所有著作中,绝大部分是由她来负责整理编辑,并推动出版的。那么为了这次纪念活动,刘雨虹老师特别发来了录音的致辞,接下来发给大家。好,我们听一下:

刘老师录音:

光阴真快呀!南老师百年诞辰到了。想起来最初见老师的那一年,老师才五十二岁,我呢是四十九岁,虽然也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了,但我仍然觉得好像是不久以前的呀。老师的一切成就也好,贡献教化等等,用不着我来说了,恒南书院的李慈雄院长已经讲了很多。现在趁此机会,我来说一说老师送我一本书的事。

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年底,老师随着文化访问团从日本访问回到台湾。那天我到青田街八号,老师办公处去见老师,当时我们谈些什么我也记不得了,可是在临走的时候,老师送了我一本书。现在大家看一看吶,就是这本书,名字叫《孔学新语》,印刷得很简单朴素。既然是老师送的书嘛,回家以后当然要看一下,这一看,哎呦!非同小可!内容与我平日所了解的孔门完全不同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出生在北方,那个时候五四运动刚开始打倒孔家店。所以我上小学、上中学的时候,我的老师们都是北大的啦,北京师大的啦,他们通通是打倒孔家店的信徒,所以我当然也是要打倒孔家店的,其实我连《论语》四书都没有看过。

不过当时因为交通不太方便,不像现在这样发达,中国的南方尚未受到打倒孔家店的影响,所以在浙江的老师仍然在读古书。而在北方靠近北京附近的风气,已经就是崇拜国外,崇拜德先生、赛先生,也就是说,外国的民主和科学。

《孔学新语》这本书,使我对传统文化的观念有180度的改变,所以我就下定决心要跟着老师学习了。这本《孔学新语》的书,虽然只有《论语》的前六篇,但它是孔学的重点,在台湾出版以后,引起了轰动。就各界尤其是军方,不断前来邀约老师去讲演,讲国学,讲《论语》。直到1976年,终于出版了《论语别裁》这本书。然后到了1990年呢,也在大陆出版的简体字本。两年前,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啊,不喜欢,不习惯读很厚的书,所以我又特别将《孔学新语》找出来,重新编印出版,并且改个名字,名字叫《孔子与他的弟子们》。

跟着老师学习到了今天,转眼之间已将近50年了,忽然发觉自己已经是98岁了。哎呀,时光太快了,不过因为跟着老师学习、工作,是一件很痛快、很有兴趣的事啊!所以也没有发现光阴那么快。记得老师在谈到人生在世如何的时候,常常会提到一个古人的诗,这个诗啊,是这样啊:

我心如灯笼

点火内外红

有物可比拟

明朝日出东

所以人生要这样。所以有缘跟随老师是多么的幸运呐!今天这个纪念活动,大家聚会在一起,我虽然不能来参加,但是我的心来参加了,祝大会圆满!圆满!(鼓掌)

 

主持人:

谢谢!谢谢刘老师!刘老师,98岁高龄。头脑清醒,口齿清晰,思维敏捷。我跟他吵架,我有点吵不过她。(众笑)98岁了,还每天坐在轮椅上,伏案工作几个小时,所以非常值得我们崇敬。那么老师身后著作的编辑、整理团队呢,我们请牟炼做个代表,给大家介绍一下。具体说应该是从2014年的6月份,团队正式组建,工作开始是不是?

牟炼:

对!差不多。

主持人:

到现在已经做了哪些工作?给我们所有同学,还有关心的各界人士,做一下统计,通报一下。

牟炼:

谢谢!谢谢大会给这样的一次机会,在老师走后的五年多时间,向老师做个报告,也是向各位嘉宾作一个汇报。

老师去世之后,老师的子女继承了著作权。为了做一些实事,所以在台湾成立了南怀瑾文化公司。刚才国熙兄介绍了,文化公司成立之后,在2014年7月到现在大概不到四年的时间,一共出版了35种(40本)繁体版的书。其中有9本是老师的新书,14本是老师著述的重校再版,还有12本是关联的著作。

9本新书中,有非常重要的一本,就是1998年,老师在香港的时候亲自撰写的《话说中庸》。这本书是老师在香港每天工作之后的深夜,写上千字,第二天再请宏忍师打印成文字。老师身前因为每天都笔耕不辍,又要处理事务、接待人,又要讲课,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让这本书出版。老师去世之后,刘老师和宏忍师发心,把这本书整理出版了。而且在这本书的后面附录,第一次做了一个老师简谱的发布。这本书和《孟子》的另外两篇(《孟子与尽心篇》《孟子与滕文公、告子》),都是老师生前没有出版过的新书。连同之前对《大学》和《论语》的讲述,组成了南老师对四书精讲的一个比较完整的系列。东方出版社专门为此系列,做了一个四书精讲的专辑。

在9本新书中,还有一本非常有趣,刘老师给它取了个名字,叫《我的故事我的诗》。这是1995年的时候,老师花了整整四天的时间,讲述他从小如何学作诗,以及作诗的背景,他的心绪,他的情怀。在解释诗文的时候,还讲了很多幼年、儿童、少年、青年,直到中年时期的经历和故事。实际上可以说,这是迄今为止,唯一一本老师自己所讲的,自传性质的小书。虽然比较薄,但是从里面,我们可以窥见老师的抱负,用他的两句诗概括,就是“此生不上如来座,收拾河山亦要人”。从老师诗词里能读到他的情怀,包括这本新出版的《云山万里》墨宝集,与其说是看书法,不如说是看老师在文字上的一种寄托。

那么新书之外,为什么还会出一些关联书籍呢?譬如关联书籍里,有刘老师专门把老师讲呼吸法门的精要,做了一个概括汇总的版本;有很多认识老师,或者不认识老师的同学们,写的纪念文章;有对袁太老师的纪念文章汇编。还有老师最后的教学、居住地的七都地方政府的查书记,写的《说不尽的南怀瑾》,里面有很多非常重要的资料。通过关联书籍和老师的著述,可以多方面、多角度,展开老师的精神与教化,尽可能向读者做个立体的展现。

除了繁体版著述的编辑出版,我们也协同东方出版社的编辑团队和上海书店出版社的编辑,做了20多种简体版书籍的第三校和第四校工作。刘老师带领的团队,早期也就“四五条枪”——我们四五个人,有宏忍师、彭敬,还有一位张振熔张大哥,基本上是他把老师身前身后大量的录音,转化成文字的。

主持人:

初始文字化,他做的工作最多。

牟炼:

对!他做的这部分工作最多。他是台湾人,但是他听老师的口音没有障碍。后来陆陆续续,近两年又有几位学长来帮忙,包括古国治古老师、欧阳哥、爱华姐,还有晏浩、王涛,还有主持人(崔德众)。人数增加了,工作也能更有序地开展。另外还要感谢最近三位“南粉”的加入,他们已经把老师的简谱和诗词,都做成了后台的数据库资料,可以利用微信的小程序,做到即时的检索。下一步的计划,是要把老师58种繁体版的70多本著述,以及简体版的新书,把它们的出版说明和目录,都输入到数据库里,提供给读者更便利、快捷的检索。谢谢!(鼓掌)

主持人:

我觉得此刻的掌声,非常有价值,这个团队从2014年6月到现在,不到四年的时间,他们做了多少工作!只有几个人。所以老师身后很多同学,他们的热诚、他们的精神真的值得学习,而且值得更多的同学去帮助。(鼓掌)

那么台上几位,就是近30年来南师的著述,向海内外传播,有杰出贡献的个人以及单位代表。作为个人来说,我觉得应该非常感谢史原朋先生,虽然昨天晚上我们俩才见面、才相识。为什么呢?30年前,刘雨虹老师初到大陆,联系南师著作进入大陆的出版事宜的时候,帮忙最大的就是史先生。那么我们接下来请他说两句。

史原朋:(略)

主持人:

是的!因为今天时间关系啊,没有时间让史先生从头到尾的详细论说细节了,我很想问他一个问题,他现在回想起来,他当年做的意义是什么?我想通过他讲的,但是我相信,他只能讲一部分,很多事物的发展的细节,他一定不清楚,比如说最早的大陆简体版,由史先生帮助引进,比如说北京大学出版社的版本是吧?

史原朋:对!

主持人:

最早的读者之一,九十年代初的时候,有一个叫崔德众的(众笑),他给那个编辑部还写了一封信,那是他迄今为止,看了书还给编辑部写过的一封信。然后接到这封信,帮忙的工作人员叫做马宏达。(众笑)那个时候这两位就认识,那是他们20出头的时候。到了30岁的时候,这两位就到老师身边工作了。然后老师百年纪念的时候,他们都坐在这个会场里了。其中一个还在采访史先生(众笑鼓掌)这就是他做的事情“蝴蝶效应”。您做的意义非常重大,我都帮您做总结了,谢谢您!

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刚开始的时候非常艰难,稼穑之艰难!如果那个时候说是星星之火的阶段,到后来就燎原之势了。你比方说现在整个的正式出版,不仅正式出版,所有的盗版、盗印等等,层出不穷啦!谁都争相传播老师的书籍。到这个阶段之后呢,就有了很多正规的出版社,来进行出版工作了。那么孙涵孙总,目前代表了大陆简体版的,合法授权的出版机构。那么接下来呢?我们请孙总给我们讲一讲,为什么在简体版已经铺天盖地的情况下,他们还要进行重新编辑、整理和出版?

孙涵:

我接着史总的话说吧,其实刚才黄书元社长已经说了,东方出版社和南师的结缘呢,其实也是源于史总。当时2008年2月他跟我说,南先生现在在寻找新的出版社,你们愿不愿意出?因为我是学中文出身的,知道80年代,尤其是复旦那一版出来,它规模比较大,30多种。那么我们都是读过这些书的,知道它是好东西,所以我就什么都没问,说没问题!没问题!回来就马上向社长报告。因为史总就提了一个,南师说我要找说话拍板算数的人,所以我赶紧就跟黄社长说,黄社长他是出过胡适全集的,马上就说:“什么时候去?我们去。”就这样,3月份我们就到了太湖大学堂。

开始我们做的不是过去的书,是南师新整理出来的书。前面的13种,其实是刘老师和她后面这个整理团队,整理出来的新书。是这样一个情况。但是大家都知道,尤其是到21世纪之后,大家已经意识到,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,他的优势和它的重要性,所以看这一类书的人越来越多。其实不论从社会效益还是从经济效益,对于出版社,他肯定是一个好书。

我们在做的时候,前面13种做完之后,后面为什么要做已经出版过的,简体字旧著的重新整理?其实跟慈雄兄和史总也有关系,因为慈雄在他的恒南书院已经开始讲课,他当时用了一个读书会的形式,读的是《原本大学微言》。当时他专门邀请史先生来,他们两个拿的是两个不同的版本,一个是繁体版,一个是简体版。因为当时底下的学生,他们读繁体版可能有障碍的,所以读的就是简体版。读着读着,觉得两个版本读不下去,怎么都不一样?史先生回来就跟我说到这个事情,因为我们一直出的是南师的新作,没有碰旧作,因为已经有了。这个事情之后,我就突然联想到,我当时在看南师的一本《中国佛教发展史略》英文版的时候,编辑就给我提了一个问题,怎么回事儿?我们看这个英文版怕有误,因为英文不知道是谁译的,他会不会自己按自己的意思翻译?后来我们就找简体版看,但是一看,英文版和简体版的内容差距怎么这么大?到底哪个是对的?因为这样,我当时给刘老师打了个电话,我说我们以哪个为准?因为简体版做了调整,有删改。刘老师就说,我给你找一本老古最早的繁体本,我们最后是依照这个版本,所以我就联想到这件事。著作权继承人,尤其是国熙先生,非常支持整理团队,支持东方出版社。所以我们就下决心,把所有的已出的简体版,我们重新校订。其实是在刘老师这个团队,牟炼啊他们……这几年非常辛苦,重新来整理出版这个,其实是为了还给大家一个真实的南怀瑾,真的是南怀瑾先生的书,南怀瑾先生的著作,他是怎么说的,他究竟说了些什么。今天说了说不尽的南怀瑾,说不清的南怀瑾,可能我们当时出这个书,就是求真,一个真实的南怀瑾。(鼓掌)

主持人:

非常感谢!所以刚才孙总的发言,大家记住两点:一个是,未来大家把各个版本拿起来对比的时候,真有点说不清。因为有很多版本,就算是正规的出版渠道,内容竟然有很大的差别。第二点,东方的这一版,凝聚了我们后来的所有编辑整理人员更多的劳动和汗水。非常感谢你!(鼓掌)

提到老师的外文版,一定要提到韩国翻译家宋灿文先生,就是个子很高的这一位。我没有想到他的中文很好,本来希望古道法师做我们的现场翻译。老师的外文著作一共有38种外文版,其中韩文占了22种,相当于一多半对吧?好像是有四个人在做韩文的翻译是吧?是四个人,宋灿文先生独自翻译了一半左右。(鼓掌)他特别为今天的南师百年诞辰大会,做了一个书面发言稿。他跟我说给我30分钟,我说三分钟(众笑),他说30分钟!我说三分钟。最后他说你说的是三分钟吗?我说四分钟(众笑)。非常抱歉,因为时间的关系,以后有机会,非常想听您详细的把您的话都讲给我们听。接下来,我们有请宋灿文先生致辞,欢迎。(鼓掌)

宋灿文:

我说了三分钟,你听错了三十分钟。(众笑)

主持人:

他手里拿着厚厚的稿子,呵呵!

宋灿文:

我的口语不好。因为我的中文是自己学习的,所以阅读程度比较好,可是说听和写作的程度相比不大好,阅读程度还是比较好的。(鼓掌)我准备了讲稿,三分钟就够了。(众笑)

大家好!我是宋灿文,韩国人,63岁。我衷心感谢诸位邀请我来参加“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”。南国熙先生讲了,我一定要来,而且还要上台,讲我翻译这么多年的感受。我跟南老师没有见过面,只是三四次写过信给他而已。我从小就喜欢读书,我遇到南老师的著作的缘起是这样的:

1993年在首尔的中文书店里偶然发现了他的著作,就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的《如何修证佛法》、《金刚经说什麽》、《楞严大义今释》、《楞伽大义今释》这四本。首先翻开《如何修证佛法》,我就觉得终于遇到了一位真正的善知识。我请台湾朋友把他的著作全部买到寄给我。当时出版的一共是三十多种,《论语别裁》《老子他说》等等,我在工作之余一本一本读下去。他儒佛道书讲解得深入浅出,通俗易懂,津津有味,引人入胜。解释有独到之处,还解决很多我们心中的疑难。教我们如何做人做事,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之道,进而敎导我们认识真正的生命是什么,如何找到和掌握以得到自在逍遥解脱。

南老师的著作是人生经验的宝库,是人生智慧的宝库。我们知道一个人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的话,他会堕落虚生浪死的可能性非常之大。南老师的著作都敎导我们确定一个正确的人生观,是正知正见,是天下人所需要的人生课最高级课本,是对21世纪全世界人类之应病良药,可以说是真正的生命科学。所以不顾才疏学浅,我立志把南老师的著作译成韩文以让很多韩国人得益,1998年辞职开始翻译了。

20年来,一共十一种十四本:《论语别裁》(上下)、《人生的起点和终站》、《定慧初修》、《圆觉经略说》、《南怀瑾谈历史与人生》、《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》、《庄子諵譁》(上下)、《楞严大义今释》、《花雨满天维摩说法》(上下)《南师所讲呼吸法门精要》、《佛说入胎经今释》。

韩国有人想读儒佛道书的话,我常常劝他不要走冤枉路,赶快读南老师的著作,这是捷径。他是一位几百年来稀有难得的善知识,很有福报的人才会遇到南老师的著作,千万不要错过。

佛经上说:「摩尼珠,投之浊水,水即为淸。」我相信摩尼珠般的南老师著作会慢慢地传播到全世界,敎导无数人确定一个正确的人生观,净化心灵,得到安身立命。我永远感恩老师,我要继续翻译,以弘扬南老师,谢谢!(鼓掌)

主持人:

谢谢!谢谢您,我替所有在场的朋友问您两个问题:宋先生,我们不会韩文,您认为自己对老师的著作进行韩文的翻译,忠实度达到多高?

宋灿文:

我想我尽心竭力了,百分之九十五六左右吧。(鼓掌)

主持人:

我们知道翻译是很艰难的事情,为什么中文和韩文的翻译能达到这么高的忠实度呢?

宋灿文:

我从小就读儒、佛、道书,所以基本的都理解,读了南老师的著作以后,我确信了一种理论体系化,所以读南老师的话,南老师说什么,我都能理解。

主持人:

因为中韩传统文化的共同点。

宋灿文:

不知道的地方,或者疑惑的地方,在网络上找资料,在书本上找资料。刚才有人说“书到用时方恨少”,我真正体会到了。有些不知道的地方,资料也找不到!

主持人:

谢谢!老师的外文版,我们在这做个小游戏啊,我提问一下,大家中文版都看过了。请问南老师著作,哪一本被翻译的外文语种最多?分别是什么语种?谁能回答?有人马上查手机。彭嘉恒先生。

彭嘉恒:

《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》

主持人:

正确!一半。(众笑)一共几种语言?记不起来了,一共几种语言,大家说,有人知道吗?(有人回答二十多种)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啊,二十多种没有,一共是六种语言,分别是英语,德语,韩语,意大利语,葡萄牙语,西班牙语,《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》,因为全世界都在忙打坐呢!

孙涵:

我插一句,我们那个日文的第二批里面有《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》。

主持人:

有出版的计划是吧?

孙涵:

这个是已经开始翻译的《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》和《人生的起点和终站》,这两本翻译在日本出版,是请专家看的,我们是请的日本人翻的,专家看了,几乎没有改,说很难看到这么好的翻译,所以我们就接着请他译下面这本。

主持人:

而且据说,销售第一天就非常不错。

孙涵:

对,其实现在上架也就不到一个礼拜,现在亚马逊上都能看到了,日本书店也都有。当时他毕竟相对来说,是一个专业小众的书。再一个是输出去的书,开始没有当一回事,就随便放在书店,结果一个书店上午到下午的时候,就说你们赶紧再来点书,说我们这书没有了。虽然书的量和跟大陆没法比,但对于日本来说就已经很好了,一天十几本就没了。

主持人:

这是很了不起的销售。

孙涵:

对!我们也没有想到,就是《人生的起点和终站》。

牟炼:

主持人,你要纠正一下,不是葡萄牙语,可能资料有误,应该是荷兰文。

主持人:

是荷兰文?

牟炼:

对!我们现在荷兰文和西班牙语的这个版本没有,如果哪位有的话,我们太需要了。谢谢!

主持人:

荷兰文和西班牙文的版本,目前我们样书都没有找到。希望大家能帮助搜寻一下,然后大家联系恒南书院这边就可以了。具体的答谢由慈雄先生负责啊!呵呵!(众笑)

接下来时间关系,我们采访一下,纪雅云女士,是我们老同学了,美国翻译家。作为在西方会有更大影响地域的英文翻译版本,你做了相关的工作。那么请你给我们谈一谈,你觉得为什么老师的著作,应该向西方介绍传播?

纪雅云(Ms. Pia G):

现在西方对东方的文化,这一两百年的话,兴趣越来越浓厚,越来越多的人关心到亚洲,想要了解亚洲,尤其是中国文化比较深刻,比较神秘一点,很难穿透进去的。尤其是现在中国经济开始起来了,很多人去旅游的,那就比较看得到,比较有交流的机会。我在前几个礼拜跟彼得·圣吉(Peter M. Senge),我们有做一个工作坊,有十个国家的领导人来参加那个的。我开始跟一两位在谈孔子的这本书,快要出来了。他们好兴奋,一个一个进来,我们对谈的,就谈了一个半小时,而且是晚上,快11点,我跟大家说,我们要睡觉,明天再谈了。他们兴趣浓度,超越我想象的,我还有跟好几个人在谈孔子(这本书)将来要出版的,还有南老师对孔子的重新再解释的话,大家就非常有兴趣,我就觉得,你们的兴趣真的有这么浓厚吗?可是他们都很期待,那一本书出来,影响会非常的深远。接着,我觉得就是对于中国文化的《老子》、《孟子》有一些比较典型的,能够出来的话,就是对欧美想要认识东方思想,会有很大的帮助。因为南老师的解释不是一个学者的角度,所以一般的人很容易吸收,很容易了解的,比较深层地穿透中国的历史,还有里面一些错综复杂重叠的思想,能够比较了解它的精髓是什么。跟中国人在一起比较有一个尊重,因为了解你就会尊重你。然后比较会有一个和平的共处,我的期待是这样。(鼓掌)

主持人:

谢谢!纪雅云作为老师著作的翻译者,她有一个优势,因为长期跟老师做翻译,她习惯已经很熟悉老师的语言了,已经长期进行训练过了。我有一个问题,英文翻译老师著作的难点,最难翻译的部分是什么?

纪雅云:

对我来说,因为我不是中文学者,所以我还是有相当的文字障碍。像我翻译《金刚经说什么》,我有那个CD,所以边听然后边看,这样子两个一起来,就比较能够抓到南老师的那个味道。还有他当时在表达,还有书本里面会有漏掉了,或者会省掉了某一些连接的一些话。可是在英文的逻辑里面,你没有那个连接的话的话,你会很难懂这一段是在表达什么的。现在我在做《论语别裁》的翻译,我没有一个电子档,所以从书本,有时候我要去查字典,有时候那个部首我抓不到,那个字的部首是什么?所以我要查字,我要花很多时间,有的某一些字,对它不够熟悉的。我的困难点是在这里,因为我不是一个学者。

主持人:

谢谢!因为时间的关系呢,我们不能访谈太多了,希望我们下次坐在一起的时候,会有更多的外文版书籍面世的好消息。因为我们深知,这是东西方精华文化,沟通融合,造福世界,造福人类的,一个大事件。所以呢,感谢几位接受采访。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做的工作。(鼓掌)

在这里补充一句啊,这次大会送的礼物里边也有一本书,作为南师百年诞辰纪念的一个出版物,大家可以看看礼品袋里有没有,因为时间篇幅的原因呢,很多投稿来不及收录其中,但是我们会从今天起,在相关网站的纪念老师百年诞辰的专栏中予以刊载。那么这些网站包括:

南怀瑾学术研究会

南怀瑾文教基金会

恒南书院

腾讯网儒释道频道

凤凰网佛教频道

传承网

等等,敬请留意。


  上一篇: 刘雨虹:文化传承,使命大于生命

  下一篇: 返回列表

...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